危机干预——灾难中的希望

2022-06-14

危机干预——灾难中的希望


危机干预是什么?

1942年的美国波士顿发生了一件灾难性事件,一家夜总会因为失火导致了492名生命丧生。一个名叫林德曼(Lindemann)的医生对101位伤者及相关家属进行了心理评测和治疗。他发现人们对这样的灾难性事件会出现悲伤痛苦的反应,这些反应虽然并不是精神病态,但如果不能及时地进行合适的引导和处理,将来很容易发展成严重的精神心理问题。而后的学者卡普兰(Caplan)在他基础上将其发展,并形成了危机干预模型。



实际上,危机干预是一个不断被学习、实践、发展的技术形式。按照目前的理解,危机干预是通过调动处于危机之中的个体自身潜能来重新建立或恢复危机爆发前的心理平衡状态的技术形式。它的目的在于帮助受害者恢复,甚至提升他们对于危害的承受能力,尽可能的降低因危害所对自身造成的创伤。


危机干预的目标、时机、工作对象是什么?


危机干预的目标是阻止危机反应的恶化,加速康复过程,预防危机反应,恢复社会功能。那么什么时候开展危机干预效果最好呢?现在的观点是越早越好,研究发现若是在危机过后的6周才开始进行,那么收效就微乎其微了。尤其是像现在新冠肺炎这样持续性的疫情,现在就是干预最好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新闻里面说,已经派遣心理援助人员前往湖北的原因了。如果简单的总结就是危机事件发生时就是进行危机干预的最佳时机。


危机干预主要的工作对象有四类人:亲历事件的幸存者;事件遇难者或幸存者的家属;事件的现场目击者;事件的其他相关人员。如果按照专业的角度去看,一般将这四类人员通过与事件的接触程度和出现精神心理问题的情况分为四级,一级为重四级最轻。以本次武汉疫情为例,理论上住院的患者、一线医护人员、一线工作人员都属于一级干预对象,居家隔离、疑似病例为二级干预对象,而疫情地区受防控影响的居民、普罗大众则根据实际情况为三、四级干预对象。


为干预对象进行危机干预的都是哪些人?

很多人认为从事危机干预的实际上就是搞精神心理的医生或咨询师,这个观点比较狭义,不够全面。目前的危机干预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精神卫生工作者,另一部分则由职业救援人员、消防人员、军队人员、警察、医疗工作者、老师、学生、政府工作人员、社区工作人员、志愿者等人组成。



通过上述的人员构成就知道,危机干预并不是大家所想的仅仅靠从事精神心理的专业人员就能完成的了。实际上,国家从疫情开始所采取的各项措施就是最典型的危机干预。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危机干预是一项多方面、多系统协调统一的工程,它需要被统一协调、指挥,大家齐心协力的保障才能取得良好的效果。说到这里,我对咱们国家的危机干预非常有信心,因为纵观全球,没有哪一个国家会像中国这样肯投入这样的人力、物力、财力去对抗灾害。


危机干预如何帮助我们?

通过上面的学习,可以看出危机干预的方式有很多,针对不同的人群有相应的措施。对于一级、二级人群,主要是根据实际情况,出现明显、典型精神问题的可以由精神科医师进行干预,对于伴有明显心理症状的可由专业的心理治疗或咨询师对其进行心理急救或其他针对创伤的心理治疗。一般来讲,会通过团体性的紧急事件应激晤谈(CISD)来进行干预和筛选出需要特别关注的援助的对象。然后根据实际情况,重点处理这些问题比较严重的干预对象。


对于三、四类人群,采取的则是以社区工作、国家政策、学校班级、心理援助热线、健康讲座、团体和个体干预等方式。以武汉疫情为例,国家通过电视、广播、互联网络、手机短信等方式,宣传播放与疫情相关的信息、知识,让民众对疫情了解;社区工作以帮助居民,做好隔离防护,保证生活物资的供应;学校开展网络教学和新肺病毒的科普工作,以确保孩子们的日常习惯保持和自身防护;心理援助热线可以帮助出现心理问题但又不能前往医院而需要帮助的人;健康讲座通过网络、电视增加人们对疾病的防护和对自身的控制等。


总结起来,就是通过危机干预使受到灾难影响的人们减少恐慌、远离孤单、增加安全感、增加控制感、强化社会支持、增加社会连接感,尽快恢复正常生活,并着眼于未来发展。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