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难忘的灾区孩子的个案辅导

2022-06-22

一次难忘的灾区孩子的个案辅导

甘肃怡欣心理咨询中心志愿者老师    严宇乐


5.12对中国人们和世界人民都是难以忘怀的日子,我作为一名香港公民,很想为灾区人民做点什么,可我能做什么哪?当我急切想去灾区看看,想帮助灾区人民渡过难关,我想他们此事一定需要心理安抚。我当过6年中学老师,从事过中学生的心理健康辅导及高考前专业选择的指导,参加过香港地区的一些心理培训,虽然我现在在上海复旦大学读的是文学博士,但我的硕士学位是教育心理学,我想我能在心理方面帮助灾区人民减轻一些压力,但我怎样才能加入到援助灾区人民的志愿者队伍当中?我着急地寻找信息,很快,在网上,我看到了甘肃怡欣心理咨询中心在招募心理学志愿者,我马上发邮件过去,希望加入她们的团队到灾区去,很快,该机构的负责人杜老师回复邮件,问我语言方面能和当地人沟通吗?来这里水土能适应吗?可能随时还有危险等等问题,我一一表示我都可以,很快,我幸运地被邀加入她们的心理援助志愿者团队。

我从上海座火车来到了甘肃,还没来及看甘肃的兰州是什么样子,就随她们的心理援助车队赶往甘肃陇南开展工作。在武都的中学、乡村、政府大院等地,我们做了团体辅导和个案辅导及咨询宣传活动,发放了心理辅导手册。在武都的三家地和姜家山等乡村,是我有生第一次去那样艰险的地方。随后去了文县、碧口、中庙、范坝等地的一些学校和乡村,在这些地方,每天都有好几次余震,但大家在一起鼓励,也不觉得害怕,在去范坝的路途,也是让人很担心,但我们渡过了。

在次过程中,我做了好几个个案,但在中庙乡某校的初中班级的一次个案辅导,让我难以忘怀。当时,志愿者带领着全班做活动,孩子们嘹亮的嗓子、开朗的笑声处处可闻,自从汶川地震波及这地区以来,已很久没有听过这样的童音交响曲。

然而,在某一个教室,在热烈的气氛中,一个清秀的小女生小梅,虽然做着跟大家相同的动作,眼神里仍闪过一瞬即逝的悲哀,尽管努力要配合着游戏的指令和节奏,脑袋还是大多时候如柳枝般稍稍低垂,甚或轻摇着,咀唇偶尔抖动一下,欲语还休。而旁边两个小女生小竹小菊,也是各怀心事。

跟他们一起活动的两个志愿者,就像他们的兄姊一样。大哥哥请小梅担负擦黑板的任务,她果断认真地执行了,没有过多的言语,没有急切的诉求;大姊姊送她一点纪念品,她有礼地接受了,道谢了,但咀角略一牵动,只表示她连强颜欢笑的力气也几乎没有了。

大哥哥和大姊姊知道小梅心中有耿耿于怀的事,但怕叫她一个人出来面谈,会让她难受,只好把她身边的小竹小菊一同喊出来,进行小组辅导。

大哥哥和大姊姊让三个女生解说一下她们画的画,小梅、小竹、小菊所绘的图中的房子里都划上一条又一条虚线,表示裂缝,各自表现了地震灾害如何蹂躙了他们的家园;而眼神暗含凄凉的小梅,笔下的表情图却无一张哭脸,只有一张又一张的怒目圆睁的愤慨面容,彷似表达了无尽的委曲和控诉。

三个女生逐一说明了自己在地震中的经历, 小菊家里布满了裂缝, 与家人仍活在恐慌和焦虑中, 这种困境对年轻学生而言, 其实也是重若千斤的负担, 但跟小竹和小梅相比, 却已是不幸中之大幸,原来小竹的奶奶已在地震中罹难,小梅更在地震中同时失去爷爷和奶奶,家里又因种种原因没得到分发帐篷,仍住在危房里。大姊姊和大哥哥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都没想过她们家里受灾这么严重,处境这么困难!他们再细心倾听女生们的诉说,更了解到小梅、小竹两家父母备受丧亲之痛与生活压力所困,只没有余力抚慰孩子的心灵,反而是孩子们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为了不加重父母的悲愁,坚决要表现得坚强,表现得情绪稳定,表现得处之泰然。然而在余震的威胁下,要做到这样谈何容易?在大姊姊和大哥哥眼中,她们比起同龄的同学,实在坚强得不可思议,但为了披上这“坚强”的铠甲,这些少女已经很疲倦,很疲倦,简直心力交瘁……

悲哀的情绪突然浮现,仿佛湖面的薄冰瓦解,其下的暗流汩汩涌动。小梅和小竹说着说着眼泪已经夺眶而出,而小菊也泪盈于睫。这时,白云随风翻动,阵风掠过竹林,唱出萧萧的悲鸣。大哥哥勉强压抑住自己嗓音的颤抖,握着小梅、小竹的手竭力传达一种安全感,告诉她们在这个环境,她们尽管哭出来,也没有人会责怪她们,没有人会嘲笑她们。如果真想哭,她们可以放心哭出来。三人骤然泪如雨下,大哥哥也止不住自己因共鸣而流的泪水,而大姊姊则用澄澈的眼神,向她们表示理解、同感、体谅和安慰,并伸出双臂,带着温柔敦厚的深情真意,把女生们的肩膀轻轻搂住。一时间,白云环抱着山峰,群山环抱着谷地,五人各有负担的心灵顿然感通,人与自然重新修和,你我的分界、人与天地的分界好像都尽泯于无言之中。

风慢慢平缓过来,小梅她们的情绪疏导了,是时候让她们重新获得面对生活的力量。大哥哥让小梅、小竹推想在天上的亲人对他们有何盼望,藉以鼓励她们放眼未来;大姊姊轻柔而坚定地说话,请大家手把手围成一圈,让大家用力地握着身边的人的手,表示支持和关心,然后让大家同声吶喊,引发面对现实、重建家园的力量。大家都发出嘹亮的吶喊声,吶喊声由这谷地中的校园传开,彷佛要传到云端。

告别的时候到了,大姊姊像春风守护着树苗般,逐一拥抱小梅、小竹、小菊;大哥哥也像要她们人生的火车头加煤一样,跟她们逐一握手,请她们善自珍重。三个女生重新绽放微笑。大哥哥和大姊姊把三个女生的微笑深深刻印在脑海,目送着她们的背影逐渐远去,融入那一片绿油油的山色中,昂然在人生的道路上重新出发。

(注:为保护当事人隐私,三个女生的名字为化名,部分背景资料稍作改动)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