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治疗效果的呈现(2)

2018-04-18


三、——慈悲与抱持

佐药在药理上是整合药性,使得药物发挥更好的作用,我提出沙盘游戏的治愈因素是慈悲与抱持,在这个过程中咨询师抱持慈悲与抱持是稳定咨询关系的影响因素。

慈悲一词本来源自佛教,而我也是一名佛教徒,能将佛法融入生活是我最想看到的景象。从接触佛法到皈依三宝,对于慈悲的理解也一再发生改变,自己逐渐在闻思的过程中,渐渐了解自己的傲慢之心,最开始觉得来访者是需要我帮忙的,那么他和我相比我是要高一级的。这本身也和我做老师这个职业有关系,当我做了更多的个案时,我发现我的来访者可以是社会中各个领域的精英,而我不管在哪个方面我都自愧不如。这让我明白,来访者只是暂时遇到了一些问题,是自己没有办法独自解决的。渐渐的我对我自己的傲慢之心有了觉察,知道了自己的傲慢,也放下了一部分。这时候,我才初步理解了慈悲之意。

若未降服自嗔心,外敌虽伏又增盛。

故以慈悲之心军,调伏自心佛子行。

——《佛子行三十七颂》

慈悲在我心中的理解就是,我们(我和来访者)是一样的个体,只是这个时候他遇到的问题我能在专业上帮助到他。而我的心中想的是让来访者获得更多快乐的慈心,愿来访者远离痛苦的悲心,自己不断觉察自己的嗔心,那么所有外境的痛苦都将会发生转化。

而在抱持方面我引用这样一句话:

吾如自子爱护者,彼纵视我如怨敌。

犹如慈母于病儿,尤为怜爱佛子行。

——《佛子行三十七颂》

有时候来访者在成长的过程中,遇到了情结,或者发生了强烈的移情体验,可能会攻击咨询师,在这个时候,需要有强大的抱持力。这时候我们就好像慈母看病儿一样,发自内心的悲悯、共情他的感受。那么治愈也会发生在这种抱持之中。

而我更多关于抱持的体验是在个人成长过程中,对于自己的强烈情绪能够给予抱持,能接得住那种来自生命内部的痛苦和焦虑,那种来自生命早期混沌感觉,不清晰的感觉,对于无法感受到自己存在的恐怖感觉,都需要我自己去逐一体会,逐一接住,有时候接不住我就会想尽办法去缓解一下自己的不舒服感。而这时候我就会离开本心,进入到下一个防御机制中,这个过程需要清明的觉察,而这份觉察也来自于我对自己的情绪能够抱持得住。当我接住了自己的情绪我才能有机会看看,到底是什么让我不舒服,逐渐接纳了他让我不舒服,我的不舒服感觉就缓解了。因为我是从不知道的不舒服,变成了知道自己不舒服。不舒服的程度缓解了,因为我知道了我因为什么不舒服。

就好像森田疗法在中国的播火者冈本常男先生,他在早期被关在苏联的阶段,他就问狱卒,我需要被关多长时间啊,狱卒说快了,他就在快了的心情中盼望了好久,后来知道在苏联快了指的是十年的意思。知道自己需要被关多长时间也是个好事,这样可以免于自己内心关于被关多长时间的挣扎。

四、使——沙盘游戏与积极想象

积极想象沙盘游戏是贯穿心理咨询始终的一条主线,整个咨询过程中,他们占据者重要的地位,然而为什么我把他们仅仅认为是“引经之药”呢,因为咨询中可以没有沙盘、没有积极想象。也可以做一场咨询。沙盘游戏咨询师没有沙盘就不能咨询了吗?不是的。也可以通过很多方式进行咨询。

然而积极想象和沙盘游戏却是打开无意识的一把金钥匙,是将我们的治愈因素导入无意识的一种重要的方法。他们赋予无形的内容以可见的形式。运用沙盘这一空间赋予无形的心灵以以意象的形式。运用这一领域来容纳意象,对意象进行反思,容许他们之间产生相互的作用,或者容许他们进入到创造性的沙盘游戏分析中去。

在治疗这个阶段,分析师的任务在于辨认在接受分析者身上发生了什么,保护和支持这个过程,在紧要关头进行干预,但是分析师身上最重要的任务在于加入不多的,恰到好处的评论,来使接受分析者正在进行的转化过程继续下去。

用一个意象描述:装有接受分析者心灵过程的容器正在烹煮,分析师要小心翼翼的关注火候。不能让火熄灭,但是也不能让火烧的太旺,以免容器内的内容溢出来或者以其他方式被毁坏。

用意象话的语言,我的的无意识更容易接纳。而积极想象正是我们的无意识自由表达的方式,通过积极想象,我们的无意识可以和意识进行沟通,使得二者更加的和谐共处。创造出具有非凡的至于效果的一锅药。这便是我理解的“君臣佐使”与沙盘游戏的关系。

——自由与受保护的空间

——移情、共情、共鸣、感应

——慈悲与抱持

使——沙盘游戏与积极想象

这一锅“君臣佐使”合力创造的一锅药,便是超越功能的结晶。超越功能炸这个时候呈现出来,对来访者的心灵进行治愈与转化。这便是沙盘游戏的魅力。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